AG视讯-推荐

                                                            来源:AG视讯-推荐
                                                            发稿时间:2020-06-05 22:52:38

                                                            此前,登封市公安局物证鉴定室的鉴定结论为,程某博系硬膜下血肿而死亡,头部跌摔于海绵垫上可以形成;额部右侧皮下血肿磕碰可以形成。

                                                            “手术大概要三十万,我也没想过这笔钱从哪来,但是我不会放弃女儿的治疗,当一回母女才18年,因为别人的错误,造成今天咱们家几代人的痛苦,我们家孩子的命运就被永远改变了,对我女儿不公平。”鹤潆妈妈说,鹤潆高考志愿打算学医,她从小就喜欢中医,喜欢学着电视里的郎中给人把脉,而出事那天离高考不到五个月。

                                                            对此,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刘昌松律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交通肇事若没有逃逸等情节,最高刑为3年,本案肇事司机被判处2年半,已经是不轻的刑罚了。现在刑满出狱,其刑事责任就算承担完了,被害人家属还想再多判人家几年是不现实的,没有法律依据。当然,肇事司机还欠被害人近50万元的债务依然要还,“可以催促法院对他继续执行,今后肇事司机挣了钱,除保留必要的生活费用外,都应用来偿还事故债务。” 刘昌松说。

                                                            鹤潆出生在一个工薪家庭,父亲以前是煤矿工人,下岗后,在当地送货。母亲开着小店铺,专卖布料、窗帘、被罩,两人加一起月收入4千多,日子总是紧凑着过,但是一家人也觉得知足,鹤潆妈妈说:“对女儿,我从不说花钱养她不容易,因为比起一个母亲对女儿的感情,这都是次要的。”

                                                            程某博死亡案代理人范辰认为,根据新的鉴定意见,程某博重型闭合性颅脑损伤,不可能是如桑某明所说“做平蹬运动时摔在20厘米厚的海绵垫上”,桑某明对程某博的殴打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警方应立即刑事立案,对桑某明实施抓捕,追究其刑事责任。

                                                            武校7岁男童死亡行政处罚被撤销 家属坚持刑事控告

                                                            鹤潆妈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为了让鹤潆得到更好的治疗,2019年2月11日,鹤潆从七台河市人民医院转到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入院治疗,接着同年7月下旬,一家人去北京做促醒手术,这是一种对植物人比较有效的治疗,可是住了五个多月,在做术前评估时,鹤潆没有达标,于是在12月底来到北京优联医院做康复治疗直到今天。

                                                            那保险公司是否可以赔付呢?刘昌松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22条的规定,驾驶人醉酒驾驶的,造成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但造成人身损害是要赔偿的,应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垫付抢救费用,垫付后回头可向致害人追偿。因而,所谓保险公司对醉酒事故不赔的说法是不能成立的,强制保险对交通事故造成他人重残的抢救费最高可赔付11万元。

                                                            鹤潆妈妈睡在病房地板上

                                                            李国蓓认为,从对刑法交通肇事罪和其司法解释的整体理解来看,条文设计既要维护公共安全,也要兼顾保护公民人身财产权益,肇事后逃逸就是为了逃避法律责任包括民事赔偿责任,而无赔偿能力达60万以上,显然与逃逸这种行为对受害人的损害后果是等量相当的,由于交通肇事是机动车辆对人的生命健康权造成的损害,这种后果往往是非常严重的,制度设计交强险这种强制保险,并鼓励车辆投保商业险,以在发生事故后能尽最大可能对受害人弥补,达到损害填平的赔偿标准,如果车辆有足够保险支撑,肇事者一般也不会因为担心赔偿而逃逸,二者设定目的是一致的。